• 《挪威的森林》读后感

    昨天读完了《挪威的森林》,随着小说情节的发展,我的思绪也被带回了过去。小说中渡边回忆了二十年前的故事,而对我来说,同一时段的大学时光也过去了将近二十年。有些事情在当时并不明白其对后来的影响,时至今日,再去回想,当时的决定留下了些许遗憾。如果人生能再来一次,我想我可能会做不一样的尝试。只不过,人的一生就是一场单向的旅程,我们能去回顾,甚至于去后悔,但是最终却无法改变什么,只能沿着我们已经踏好的路一直走下去——珍惜当下,珍惜身边的人。

    上一次读《挪威的森林》还是六年前,那时我在京东买了村上春树好几本纸书。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看这本小说。每一次读的感受都不尽相同。大学时期待能与渡边有类似的恋爱的经历,感受两人互相拥抱的柔情和温暖——其实那时也是期待着能与喜欢的那个她在一起。此时再读,看到的却是曾经的自己,不复杂的人生里夹带着那些让自己难以忘记却已经深埋心底不愿再诉说的点滴的过往。当我们的回忆能以二十年为单位去进行,我们能再忆起的感受,大概是我们终生都无法忘怀的。

    [Read More…]
  • 与布丁爬慕田峪

    四号和跟布丁一起去爬慕田峪长城,本来我们一般是在十一期间去爬的。这次五一也没出去玩,我们也想吃地瓜干了,三号晚上我就跟布丁商量:我们明天去爬长城吧?布丁被我问了几次后勉强答应了。她问了我好几遍:有虫没?我说没有。我又跟了一句有我也说是没有。她白了我好几眼。我看市里有个顺风车,我就跟妈妈商量我们去马连道住,这样四号能晚起会。妈妈同意了。

    三号晚上快九点,我带着布丁出门。我先去取书。进了人家房子,布丁特别感叹好大的客厅。然后我们又发出那是个两层的房子,我们就更惊叹了。我取了书跟布丁回家。我跟她说回家后赶紧洗脸刷牙,睡觉。布丁想跟我睡大床,我不让。我说她请你体谅我一下,跟你一起睡,我晚上得醒好几回。最后我们俩折中了一下,她睡她的上铺,我睡下铺。

    [Read More…]
  • 读书的感触(2)

    第四本书是《我的阿勒泰》。很喜欢李娟的文字,把阿勒泰的宽广,冷寂,,热闹,草原,人情世故娓娓道来。看着文字的描述,仿佛看到我记忆中的故乡,虽然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但是那种对故乡的回忆和思念却是共通的。我喜欢读这样回忆的文字,能从记忆中飞出变成文字的往事,都在我们内心刻下深深的烙印——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场景,能重复地出现在我们的梦中,让我们梦醒后唏嘘不已。那些熟悉的地方,那身处熟悉地方的茫然感,让梦不单单是梦,是我们内心的惆怅。很羡慕李娟把往昔写出来并出版,还成为自己的职业。也许这也是我所希冀的吧。

    第五本书是《水知道答案》。借用看完后在朋友圈发的一条信息:头一回看书看出了神神叨叨的感觉,关键这不是一本科普类的书吗?看完让我感觉眼前有个人站在水里跳大神。擦,亏得一晚上就扫完了,没浪费太多时间。这就是我看完的感受,浪费时间,纯属扯淡,伪科学。我就纳闷,翻译的人是怎么想的,这种烂书也去翻译。

    [Read More…]
  • 读书的感触(1)

    二月十日的时候发了条朋友圈,读完了今年第九本书,凑了第一个读书九宫格。这样记录读书的过程还挺有意思的。我读完这些书后有些感受,可是当时没有记录,于是有些感觉就随风飘散了。从去年四季度工作开始忙起来后,读后感就写得少多了,一方面是晚上的精力不足,等到了晚上豆丁睡了,我即使还没睡,思绪也有些混沌,索性就去睡觉;另一方面,确实没有哪本书能特别能激起我的心绪,任其自然,没有也就不勉强自己。反正,读书这个过程本身已经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今年读完的第一本书《额尔古纳河右岸》,其实早就听说这本书,去年年底终于买到一本。这不从去年底读起这本书,到今年它成了我2024年第一本读完的书。读完这本书,我了解了鄂温克人的生活,每一个民族都有他独特的地方,每一个人都有她独特的人生。小说第一句是: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一阵浓郁的沧桑感扑面而来。一下子就把人带入到那种漫长的民族的历史之中。一段历史一段历史的讲述,一个人物一个人物的出生、漂泊和死亡,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故事,每一个民族都是一串故事的集合。我特别喜欢小说最后部分的一句话:故事总要有结束的时候,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尾声的。

    [Read More…]
  • 北京吃食——烧饼

    下班去接凯辉下班。因为她还没到单位,我就在路上拐了一下,去贵园那家烧饼店买椒盐烧饼吃烧饼店在小白羊对面店面里。门口是一家烧鸡店,里面左边是一家传统用钎子的麻辣烫店,中间是烧饼店,右边是面食店。现在烧饼是一块二一个,仍然是买十赠一。烧饼还是放在玻璃柜中,隔着玻璃都能闻到烧饼的香味,那是一种混合了烤面和烤芝麻的香味——很熟悉的味道。我买了五个烧饼,拎着烧饼回车上。我上了车就拿出一个放在嘴里,一口咬下,外皮烤出来一层特薄的薄脆,酥脆喷香,芝麻粒在嘴里散发出独有的香气。饼瓤软嫩,一点也不噎嗓子。我忍着扁桃体发炎的疼痛,快速吃了三个下肚。满足感由然而生。

    记忆跟着进肚的烧饼回到十多年前。那时我刚到亦庄,不记得是怎么发现这家店的——估计当时也是闲来无事,随处逛逛,就逛到店里。我记得那时最多的场景是周五下班后去烧饼店买上十个烧饼,然后在旁边的凉菜摊上买点凉菜,拿回家。那会我还是一个人跟同事合租。我就在屋里一边就着凉菜吃烧饼,一边看电影。我通常是晚饭吃五个,然后留五个当做第二天的早饭。那会合租没条件,第二天就直接冷饼就水吃下肚。虽然远没有刚出锅时好吃,但是就水吃也别有一番滋味。本来干巴巴的饼吃到嘴里,小半口水进嘴后,干饼立马散开膨胀,软软的,嚼几口就可以下咽。如果再配上几根火腿肠,那绝对是一顿丰盛的早饭了。

    [Read More…]